分类:箐箐校园 相关文章

再见了,0803;再见了,荆州。 —王克升

文/王克升 我不得不说,我是舍不得呢。突然,舍不得离开。大家都好,真好。  那天淡定的通宵。3年,有过集体活动。但从来没今天这么尽兴过,因为突然发现通宵的队伍进新人了。 离别,已是昨天。 亲爱的你们,我们什么时候再见呢。(下面括号里面均属郑艳婷的个人言论,和本人毫无关系,没有删掉,只是为了维护作者的版权,支持版权,反对山寨,反对百度,度娘脑残,仅此而已) ·张白玉,传说中0803班的小白,上学期间木有什么交集,实习的时候才发现,就没有停止过她那专属的笑声。她傻傻的说了句 :“我是脑残哦”,我真的没有笑,真的  呵呵。记得,你的笑,我们都很喜欢,因为,不喜欢的人都被你的笑容送走了,呵呵!   你……

继续阅读»»»

回首荆州职业技术学院中专部

题记: 距离我毕业荆州职业技术学院中专部(荆州市中等专业学校)已经有四年多了,前几日有幸前去中专部办事,顺便就把学校的一些地方拍下来供大家回忆,有没有哪个地方让你记忆犹新? 还记得这个大礼堂吗?虽然有点破,但我们还是要硬着头皮进去看电影、听讲座、搞晚会。你在大礼堂都做了些什么? 看到了吗,摄像头!貌似我们在的时候这里还没有安装监控。你有把垃圾从寝室外扔下去的习惯么? 这里以前就是一堵墙,现在变成了就业之星和光荣榜,当年你被学校分配在哪里?光荣榜上有你的名字吗? 男生宿舍,没有卫生间的寝室,洗澡还得跑到楼道的卫生间去,不许抽烟不许打牌,每天还有学生会查寝巡逻,我是在监狱呢还是在学生寝室。 女生宿……

继续阅读»»»

青春是一张笑脸

这是一个春日的下午,暖阳如轻纱般覆盖着美丽的校园。从芙蓉溪行来正逢课间,人流在求索楼与修远楼之间穿梭,像是一条锦缎把两所教学楼连接起来。穿过熙攘的人群,我们在沁香园的石碑旁见到了本次专访的嘉宾陈俊杰。 陈俊杰来自湖北江陵,是信息技术系网络技术专业08级学生,同时也是荆州市中天信息技术有限公司的负责人。这个即将毕业的大男孩总是带着略显羞涩的笑容,仿佛一切烦恼与忧愁从不在他身上停留。我们也被他阳光的笑容所感染,在轻松的氛围里听他说起了自己的故事。 因为喜欢,所以选择 我是从中专部升入本校的信息技术系的,因为之前学习过网页制作,对网站设计有了初步的了解,通过一段时间的学习发觉自己对这门课程越来越感兴……

继续阅读»»»

汪婷婷实习倒计时五天

晚上舅舅舅妈请汪婷婷吃饭,说是要走了欢送一下,我跟汪婷婷都感到很荣幸哈,今天心宇叔叔也来了,本来是打算就在学校的附近的食3码头吃的,最后还是到了新南门的滋味阁吃饭,第一次来这里,以前听说过这里很热闹,今天才眼见为实,店铺里里外外都是人,人气火爆的不得了。 汪婷婷今天的表现很害羞,问她吃什么,她老是说随便,让舅舅舅妈自己点,搞的我们都不知道点什么好,今生第一次喝扎啤,感觉比瓶装的瓶酒好喝,撑到最后差不多把一整瓶都喝完了,最给力的是我们的唐傲小朋友,喝了一杯就满脸通红,我们都笑着说他醉了。这顿饭吃的很痛快,好久没有喝这么多酒了,今天喝的我脑袋有点小晕,但是还能扛得住。在场心宇叔叔的朋友和舅舅说了很……

继续阅读»»»

汪婷婷的爷爷去世了

下午跟汪婷婷聊天时她就告诉我说她爷爷在医院不行了,当时我听到后第一反应就是想让她马上回家,陪他爷爷最后的时光,可她怕请假学校会不批说闲话就没有太着急回去,没想到晚上她就发短信告诉我她爷爷去世了,打她电话看她哭的稀里哗啦的,心里很难过。暑假时都听说她爷爷在她们家玩,现在说走就走了。她肯定是无法接受的,十一时就听说他爷爷病情恶化了。 算下来她爷爷差不多才60多岁的样子,应该和我爷爷差不多大的年纪,这个年纪刚好是安享晚年的时候,想起来是蛮伤心的,何况汪婷婷又是一个蛮孝顺的孩子,别看她平时像个小孩,脾气拐的很,但是在长辈面却很乖,也难怪她会哭的如此伤心,希望她能节哀顺变! 后记:第二天早晨五点多钟,我……

继续阅读»»»

祝贺廖雨微被三峡大学录取

一年一度的大学通知书又开始发放了,考入大学后请客的人也越来越多,差不多近几年爸妈都有同学的孩子考大学去吃酒的事情,今年也不例外,我心里在想,我都毕业了怎么还有人考大学请客,该不等到我结婚了身边还有人考大学请客吧! 今天请客的是廖雨微考入三峡大学,她爸爸和我爸爸是同学。我和廖雨微小学就是同学,那时候我还不知道我爸爸跟她爸爸是同学,只知道他和张宇都住在供电所,今天到江陵县郝穴镇锦田大酒店后看到她了,没想到她还认识我,我也还认识她,感觉和小学时候没什么大的变化,一眼就认出她来了。差不多跟她有八年没见面了,小学毕业后就再也没看到她了,今天突然看到了感觉有点不好意思了,因为太久没见面了,也不知道该说些什……

继续阅读»»»

接二连三的礼物

不知是咋了,这又不是过节又不是啥特殊的日子,最近几天汪婷婷怎么老是给我买礼物呢,虽然有时还误会她,但是呢,你们懂得…… 上次那天晚上,她回寝室时给了我一个袋子,像是装着一个礼物,让我感到很意外,我问她里面装的是什么,她不说,让我回家后自己打开看。回到家后我小心翼翼的拆开包装盒,原来是一个DIY的杯子,上面印着我们俩的照片和她的一张单人照,那张合照还是上学期在沙隆达广场下面的地下广场让曾妮帮我们拍的一张,没想到被她用来做这个东西了,当时感到很意外很意外,她还嘱咐我这个包装是她亲手包的。天天和她在一起,我怎么没在意她跟我买了礼物呢? 这不杯子送完没两天,今天又给我买了一件安踏的外套,这唱的是哪出啊……

继续阅读»»»